您的位置:

    首页>性爱技巧>無邊的孤獨

    無邊的孤獨 -




    打開窗戶,可以看見對面山峰上永不融化的積雪沈睡萬年的雪峰,與我如此的接近。我想起了櫻。她現在還好麽。



    有人敲門。我開門,發現是她。她說:「我火機沒氣了,借你用用。」「桌上,自己隨便用。」這是一個聰明冰雪的女人。我們僅是從那個繁華的城市出發的列車上的相遇,只一天一夜,便仿佛老朋友一樣的默契。人與人的靈魂,有時很容易接近。



    窗外的天空,如此高遠。湛藍純潔,讓人心疼。我看見一只鷹飛過,從峽谷里升上來。



    「你在想什麽?」他說。



    「不知道。」「我知道你在想什麽。」她淡淡的說,「我們出去走走吧。」「你老公呢,不是跟你一起來的麽?」她淡淡的說:「他已經到了另外的地方,見他的朋友去了。」我沒有問爲什麽。在車上時,我已經看出他們之間的冷淡關系,這已經不需要問,也超出了界限。



    這個城市如此接近天空,空氣稀薄。有行蹤不定的夜雨以及強烈的日光。我們走出繁華的鬧市,沿著一條小街進入。街道古老破敗,牆上褪掉的石灰露出石頭與磚瓦材料。黃昏的光線從破碎的屋瓦上投射過來,給整個世界染成一片暧昧的顔色。



    她突然停下來,說:「你能不能抱抱我。」我怔了一下。看見她眼里的期求。



    我輕輕的攬過她,輕輕的擁了她。



    她仿佛遭受巨大刺激,突然緊緊的抱住我的后背,頭緊緊的貼在我肩上。我感覺到一滴淚滑落脖頸。



    「這個城市太孤獨,不是麽。」她說,「我們每天跟不同的人對話,交流,握手,擁抱,並一起行走,逛街,覓食,可是,我感覺不到溫暖。」我已無言。這一切,本就是真相。



    「每個人的表面都如此堅強,從不流露自己的內心。其實,這是莫大的悲哀。



    我們都只是假裝,給自己緊緊的包裹起來,企圖以此保護自己。」她輕輕的放開我,面對我,說:「我們僅是陌生人,對麽。爲什麽會在陌生人面前,才能感覺到安全?」那天,她說了很多話。我們一直走到一個叫「客家酒店」的小酒館,是一個安靜的處所,靜靜的孤獨的開在這個僻靜的角落,只等待如我們這樣不期而至的遊客。我們一起飲酒,對著酒說著漫無邊際的言語。她酒量很好。「這是一種生存的技能。」她這樣說。



    我們回去的時候,天已經黑盡了。路邊的燈光距離很遠,黃昏得如此厲害,給人影拉出很遠很遠,躺在地上的影子,仿佛從腳下一直抵達世界盡頭。天也涼下來,她感覺到寒冷。我拉著她的手,快速行走。



    到達旅店的時候,已經晚上十二點。一路徒步行走,冷風吹拂,酒已經醒了許多。她跟著我回到房間,脫下外套,說:「真實的溫暖,還是需要真實的氣溫。



    我奇怪,很多年前,會在寒風的夜里,只穿一件男生的外套,就能跟著一個人在沒有空調的屋子里呆整夜。」「那時你會感覺寒冷麽。」「不會,只是感覺溫暖,全身的溫暖。」「人的心,會越來越變得脆弱,而人的軀體亦然。在經曆一切以后,變得麻木以求保護自己,但事實卻是再也不能抵擋輕輕的一擊。」「你留宿過陌生的女子麽?」「沒有。」「從來沒有?」我沈默,也許,我跟櫻相見時,她仍然算是我的陌生人。但是我留宿過她,雖然我們沒有做愛,但仍然是留宿。



    「也許,是留宿過。」「那你會不會留宿我一次?」她說的話是疑問的句式,但是語氣更接近祈求。



    「我只是怕冷。」她說,「我已經再也沒有遇到能給我溫度的人,我知道,你也感覺寒冷,你在極力的抵抗,可是,我們最后都是潰敗者。」是,我們都潰敗者。我假裝的堅強在她面前絲毫不能掩飾,也許,是她太聰明,也許是我僞裝不夠,或者,是我們都一樣的深知彼此。不是俗世繁務,不是人情世故,是內心的彷徨和孤獨。



    我們都需要溫暖。



    「我們回去后,就會永遠不會聯系,對麽。」她總是用疑問的句式,說出讓人根本沒有選擇的話語。「所以,我們之前是陌生人,以后也會是永遠的陌生人,我們不會害怕,也不必彼此防守,因爲陌生,我們不會有傷害。」「過來,讓我抱抱你。」她乖巧的仿佛一直小貓,輕輕的爬到我的身上,雙腿纏到我的腰上,看著我的眼睛,有一絲哀怨。我感覺到她的體重,負載在我的全身,內心卻一片空洞。



    我輕輕的抱著她,吻她的眉毛。



    她閉上眼睛。微微昂起頭,翹著嘴唇。



    這是一只小巧性感的嘴唇。她輕輕的吐氣,我聽見她的心跳。



    「到床上去吧。」她輕輕的說。



    我給他放到床上,說:「我去洗澡。」「你會在浴室想她麽。」「你如此聰明,怎麽會問出如此傻的問題。」她笑了,突然像個孩子一般,「我哪里聰明?我跟你開玩笑。」我在浴室的時候,聽見她開門出去的聲音。



    當我出來的時候,感覺房間空調溫度打得剛好,給人肉體感覺的舒適溫度。



    她已經回來,脫掉了外套。頭發濕潤,巨大的起伏,仿佛大海的波浪,海藻一般的覆蓋到前胸。黑色的胸罩蕾絲花邊細碎精確。



    「脫掉你的內褲。」她突然命令似的說,我靜靜的看著她,她終于忍不住笑出聲來。然后爬過來,用嘴叼我內褲。



    我看著她趴在我面前的模樣,細小的腰肢,翹起的屁股,皮膚光滑如緞,我又想起櫻